楚雄彝族自治州投资环境评估分析报告

点击查看:楚雄彝族自治州宏观经济与社会发展基础数据
楚雄彝族自治州投资环境八大要素综合评分
  • 楚雄彝族自治州投资环境总体评分为24.4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中综合排第318名,超越全国5.7%的城市。
  • 在构成投资环境总体评估的八大项指标中,楚雄彝族自治州相对得分较高的是经济发展质量、整体经济实力和经济开放度三个指标;相对得分较低的是物流运量规模、劳动力充裕度和科技人才资源三个指标。
  • 楚雄彝族自治州投资环境评分在云南省地级以上城市中,排名第12位,处于第三梯队
  • 从发展进程上来看,与云南省内发达程度最高的昆明市相差约7.9年。
  • 楚雄彝族自治州所辖的县市(不含市辖区)中,投资环境总体评分排前三位的地区是楚雄市禄丰县大姚县
指标 得分 全国排名 排名解读
整体经济实力44.3239超过全国29.2%的城市,整体经济实力中等
经济发展质量56.6221超过全国34.5%的城市,经济发展质量最低的20%
经济开放度32.1278超过全国17.6%的城市,经济开放度较低
消费市场规模26.5325超过全国3.6%的城市,消费市场规模较小
物流运量规模0303超过全国10.1%的城市,物流运量规模最小的20%
劳动力充裕度0323超过全国4.2%的城市,劳动力充裕度最紧缺的30%
科技人才资源0313超过全国7.1%的城市,科技人才资源最少的20%
生活居住环境4.5331超过全国1.8%的城市,生活居住环境最后的20%
相关城市:
城市投资环境总体评分相近的城市:
投资环境在优势要素上相似的区域:
楚雄彝族自治州所属区域投资环境分析报告:
  • 楚雄彝族自治州整体经济实力综合评分为44.3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中综合排名第239名,超越全国其他29.2%城市。
  • 在构成整体经济实力的7个指标中,楚雄彝族自治州相对得分最高的指标是财政收入、当年实际使用外资金额和金融机构贷款余额三个指标。
  • 楚雄彝族自治州整体经济实力在云南省地级以上城市中,排名第6位。
指标 得分 省内排名 全国排名 排名解读
GDP446242超过全国28.3%的城市
财政收入44.66220超过全国34.8%的城市
固定资产投资额43.33220超过全国34.8%的城市
当年实际使用外资金额44.26219超过全国35.1%的城市
进出口总额449231超过全国31.5%的城市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3.67244超过全国27.7%的城市
金融机构贷款余额44.27242超过全国28.3%的城市
  • 楚雄彝族自治州经济发展质量综合评分为56.6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中综合排名第221名,超越全国其他34.5%城市。
  • 在构成经济发展质量的6个指标中,楚雄彝族自治州相对得分最高的指标是GDP增速、政府财政收入比和第三产业占GDP比重三个指标。
  • 楚雄彝族自治州经济发展质量在云南省地级以上城市中,排名第11位。
指标 得分 省内排名 全国排名 排名解读
GDP增速68.3453超过全国84.5%的城市
人均GDP41.35245超过全国27.4%的城市
政府财政收入比52.110116超过全国65.8%的城市
第三产业占GDP比重50.78139超过全国58.9%的城市
每万人拥有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40.73250超过全国25.9%的城市
科学研发强度09303超过全国10.1%的城市
  • 楚雄彝族自治州经济开放度综合评分为32.1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中综合排名第278名,超越全国其他17.6%城市。
  • 在构成经济开放度的6个指标中,楚雄彝族自治州相对得分最高的指标是外商直接投资合同项目数、外贸依存度和当年实际使用外资金额三个指标。
  • 楚雄彝族自治州经济开放度在云南省地级以上城市中,排名第11位。
指标 得分 省内排名 全国排名 排名解读
进出口总值449231超过全国31.5%的城市
外贸依存度44.38214超过全国36.6%的城市
外商及港澳台工业企业数比例09288超过全国14.6%的城市
外商及港澳台工业总产值比例09289超过全国14.3%的城市
外商直接投资合同项目数45.53182超过全国46.1%的城市
当年实际使用外资金额44.26219超过全国35.1%的城市
  • 楚雄彝族自治州消费市场规模综合评分为26.5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中综合排名第325名,超越全国其他3.6%城市。
  • 在构成消费市场规模的5个指标中,楚雄彝族自治州相对得分最高的指标是常住人口数量、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余额三个指标。
  • 楚雄彝族自治州消费市场规模在云南省地级以上城市中,排名第12位。
指标 得分 省内排名 全国排名 排名解读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3.67244超过全国27.7%的城市
常住人口数量44.87201超过全国40.5%的城市
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余额42.77250超过全国25.9%的城市
职工平均工资09311超过全国7.7%的城市
人均可支配收入09329超过全国2.4%的城市
  • 楚雄彝族自治州物流运量规模综合评分为0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中综合排名第303名,超越全国其他10.1%城市。
  • 在构成物流运量规模的5个指标中,楚雄彝族自治州相对得分最高的指标是公路水路客运量、民用航空客运量和公路货运量三个指标。
  • 楚雄彝族自治州物流运量规模在云南省地级以上城市中,排名第9位。
指标 得分 省内排名 全国排名 排名解读
公路水路客运量09303超过全国10.1%的城市
民用航空客运量09288超过全国14.6%的城市
公路货运量09303超过全国10.1%的城市
水运货运量09275超过全国18.5%的城市
民用航空货邮运量09287超过全国14.9%的城市
  • 楚雄彝族自治州劳动力充裕度综合评分为0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中综合排名第323名,超越全国其他4.2%城市。
  • 在构成劳动力充裕度的4个指标中,楚雄彝族自治州相对得分最高的指标是户籍人口数量和城镇单位从业人员期末数二个指标。
  • 楚雄彝族自治州劳动力充裕度在云南省地级以上城市中,排名第9位。
指标 得分 省内排名 全国排名 排名解读
户籍人口数量09311超过全国7.7%的城市
城镇单位从业人员期末数09303超过全国10.1%的城市
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数09312超过全国7.4%的城市
中等职业教育学校学生数09321超过全国4.8%的城市
  • 楚雄彝族自治州科技人才资源综合评分为0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中综合排名第313名,超越全国其他7.1%城市。
  • 在构成科技人才资源的6个指标中,楚雄彝族自治州相对得分最高的指标是科学技术支出、科学研发强度和普通高等学校数量三个指标。
  • 楚雄彝族自治州科技人才资源在云南省地级以上城市中,排名第9位。
指标 得分 省内排名 全国排名 排名解读
科学技术支出09303超过全国10.1%的城市
科学研发强度09303超过全国10.1%的城市
普通高等学校数量09312超过全国7.4%的城市
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数09312超过全国7.4%的城市
每万人在校大学生数09308超过全国8.6%的城市
大学学生从业人员比09301超过全国10.7%的城市
  • 楚雄彝族自治州生活居住环境综合评分为4.5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中综合排名第331名,超越全国其他1.8%城市。
  • 在构成生活居住环境的4个指标中,楚雄彝族自治州相对得分最高的指标是生态环境质量和基础教育水平二个指标。
  • 楚雄彝族自治州生活居住环境在云南省地级以上城市中,排名第11位。
指标 得分 省内排名 全国排名 排名解读
基础教育水平每万人普通中学数量09314超过全国6.8%的城市
每万人普通小学数量09314超过全国6.8%的城市
普通中学在校生数09329超过全国2.4%的城市
普通小学在校生数09329超过全国2.4%的城市
普通小学生师比09329超过全国2.4%的城市
普通中学生师比09329超过全国2.4%的城市
医疗服务水平医院、卫生院数量09303超过全国10.1%的城市
医院、卫生院床位数09303超过全国10.1%的城市
医生数(医师、助理医师)09323超过全国4.2%的城市
每万人拥有医院、卫生院数09300超过全国11%的城市
每万人拥有床位数09300超过全国11%的城市
每万人拥有医生数09314超过全国6.8%的城市
城市公交服务人均城市道路面积09303超过全国10.1%的城市
每万人拥有公共汽车数量09302超过全国10.4%的城市
每万人拥有出租车数量09300超过全国11%的城市
人均使用公共汽车次数09300超过全国11%的城市
生态环境质量人均绿地面积09301超过全国10.7%的城市
人均公园绿地面积09301超过全国10.7%的城市
建成区绿化覆盖率37.97230超过全国31.8%的城市
关于本页面城市投资环境评估模型的特别说明:
  • 单纯地说一个区域的投资环境好与不好,其实是意义不大;科学的说法是:某地的投资环境对于某类项目投资环境好,对某类项目投资环境不好。我们在设计评估模型时,隐含了一个重要的假设,即是以当下中国较为主流的产业为评估对象(如一般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
  • 当一个城市在我们的评估模型中得分较低,只是说明这个城市在发展当下主流的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投资环境较差,整体经济发展水平也相对靠后;但这个城市有可能拥有山清水秀的生态环境,或许在发展旅游业、大健康产业方面拥有独特的资源优势;也可能拥有某种特殊的自然资源,可以借助资源发展某种特色产业。
  • 所以,总体得分低的区域,不代表没有发展机会,可能需要寻求特色化发展之路;总体得分较高的地区,虽然对当前主流的制造业和服务业有吸引力,但对于低附加值的一般制造业,反而具有排斥性。